第2314章 焚香祷告(1 / 1)

三界淘宝店 宁逍遥 2770 字 3天前

这三清焚告香燃烧极为缓慢,而且随着烟雾的轻轻飘散在空气之中,还带着一种沁人心脾而又让人精神振奋的香味。这味道一传入鼻孔,直通脑仁,大胃只觉得自己现在全身仿佛置身于棉花堆中,无比通泰。而这香味却让人并没有昏昏欲睡的无力之感,反倒让人精神振奋,脑聪目明,全身上下都十分的清爽。仿佛在刚才的一瞬之间,自己已经从头到脚都得到了质的蜕变与升华,整个人都仿佛焕然一新。

也不知霍靖对着那三座在自己包中放了好久的三清法相喃喃念着什么,估计也是道家密语。直盯着霍靖念咒的动作,还有那一张一合不断发出怪异音节的嘴巴,大胃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厌烦。现在他的心境似乎也提高了一个层次,心如止水,原先自己完全不懂,但现在已经是小有体会了。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在乎,贪嗔痴恨都与我无关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原本刚透出点光亮的黑夜出现了鱼肚白,霍靖才一脸疲态的转过身,虽然他极力的在克制,但眼眉之间的疲惫之色却根本无法隐藏。

霍靖小心翼翼的吹了口气,原本在刚才阵阵寒风“攻击”下都没有丝毫震颤的三清焚告香的轻烟与火苗,竟在霍靖一口气下消散得干干静静。早就见识过霍靖功力的大胃对此也算是见怪不怪了,而霍靖虽然全身无力却依旧强撑着要为大胃开天眼。

天眼开,上可看漫天神佛,下可见地狱万鬼,将天眼练至大成者甚至可看命理运势,断言旦夕祸福,那即是真正的通天之眼。而霍靖他们这些,最多算小天眼,看看神佛妖鬼尚可,远没有人家那么厉害。

开天眼并不复杂,至少在大胃看来是如此。其实是因为霍靖那黑色公文包里的材料备的足,不需要自己再另行寻找,不然就光是那五十年公鸡的鸡冠血就足够他跑断腿的了。

霍靖又从包中取出一枝香来,双手一上一下,以手的食、中、大拇指捏住香,上下颠倒三次,只听“嗤”地一声,香嗤嗤地燃烧了起来,一缕轻烟徐徐地自那火苗上蔓延了开来。

这香不长,甚至可以说短的可怜,只有一支香烟长短,而且只有铁丝般粗细,但这香燃烧时,通体竟随着火苗的不断闪动而一闪一闪的发亮,不注意还以为霍靖手中拿的是荧光棒。

只听霍靖对着三清法相,朗声念道:“祖师在上,弟子在下,上帝有敕,令吾通灵,击开天门,九窍光明,天地日月,照化吾身,速开大门,变魂化神,急急如律令。”

随着霍靖咒语念动,原本案上放置着的那公鸡血竟慢慢浮空而现,在空中化成了一道眼睛的形状。

霍靖以右手食中指竖立双目之间,口中喃喃念咒,忽然之间,双指之上燃起两道红色火光,霍靖当即一指大胃眉心,喝道:“着!”那眼形公鸡血嗖地飞进了大胃眉间,霍靖拿起香来,以食中指捏住,整段香竟变得通体火红,似血般艳丽,霍靖不敢延误,急忙捏起香来,唰唰自大胃眉间写下几道符文,就在最后一笔刚刚落下时,几道符文化作一道火红色的大锁,在大胃额间一闪而逝,而此时大胃眉间的火红色血眼形状也彻底印在了他的眉心,此生再擦不去。600小说

霍靖刚刚自燃起那香时便一直含而不吐地一口轻气此时这才慢慢吐纳而出,他面带轻松地笑容:“好,至此这般,你的天眼便已开启了。自此时起,直到逝去,天眼都会如影随形,再消不掉。”

大胃缓缓睁开双眼,似乎与以往并没什么不同之处。霍靖道:“此屋有三清祖师法相在此,任何魑魅魍魉皆不敢妄进,你自然看不到什么。等下我打坐后,恢复些元气,便与你出去走走,也好让你尽快适应拥有天眼的能力。”

他说到这,不经意间一瞥,却见到大胃正一手拿着镜子,一手不断摸着自己眉间那血红色眼睛,不由得哑然失笑:“刚开天眼都是这样,但你不需要担心,等天亮了,受到纯阳之气照耀,这天眼印记自然就消散了。”

霍靖说完便盘膝而坐,直到天色完全放亮,方才缓缓睁开双眼。体内的气力似乎已经恢复了五六成,他望了一眼此时呼呼大睡的大胃,眉间的血眼受到阳光照耀后,颜色已经淡去了几分。相信再照上一会儿,血眼的痕迹就可以完全淡去,与额头颜色融为一体,再看不出来了。

想到这,霍靖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小慧虽然是解决了,但烂尾楼此时还有着一个比小慧更为恐怖的存在。尽管此时烂尾楼处的地面被他的安土地咒镇下,冤魂厉鬼已无法破土而出,小慧也已投胎转世,但恶僧实力却犹在他之上,再加上五鬼搬山局。对于今日恶战,霍靖心中忽然没了底气。该怎么打?打的话,该怎么出手?

正在这时,霍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霍靖拿起手机刚要接,无意之间扫了一眼来电人姓名,顿时心中大乐了起来。

“师兄。”霍靖接起电话,有些欣喜地叫道。

“师弟,这么多年了,还记得我这个师兄?”电话那端的人笑呵呵的:“当年,若不是我突然改投全真道,恐怕现在,清明一脉下亲传弟子就是我木成风了。”

霍靖呵呵一笑:“师兄一走便是二十年,但唯独一事小弟至今不明,为何你当年先入正一派,而后又改入全真派?你可知陆平当时发了好大的脾气,差点将总殿掀了。”

木成风沉默了一下道:“陆平他老人家……现在还好?若是现在陆平健在,怕不有九十高龄了吧……”

霍靖也叹了口气,神色黯淡:“好什么,陆平现如今年事已高,早已退隐山门,如今清明一派已是由我接过重担……师兄,若是有机会,能否回去看看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