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气味(1 / 2)

“徐大人,这可怎么办?”空海看到这个情景,愁眉苦脸地念叨着,“这要是再死一个……”

法槐看到萧云飞的样子,他愣了一会,然后开口道:“人都这样了,还留在山上干什么?赶快往山下送啊。”

空海摇摇头:“这么大的雪,健康的人下山都难,何况他进气少出气多,根本不可能。”

“那总不能让人死在寺里吧!”“你去空忆那守着现场”

“法和你去”

在目前的情况下,徐丁柴也不想节外生枝,他点点头,主动转了话题:“昨天萧云飞是和你们一块下山去救援的吧?后来走散了?”

“这个我也想问呢。我们一块出了寺门,没走多久就不见了他的人影,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确实没走多远。”法明证实了法槐的说法,“凌晨3点多的时候他就回来了。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离寺门不远的山道上休息,说是一出发就掉队了,后来还迷了路,折腾半天才找了回来。当时他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我把他扶到寺里,不久他就开始发烧,后来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是法和一直在照料着他。”

法和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显得有些紧张,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也……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他的脸越来越红,还有点肿,我还以为是发烧烧的,后来居然……居然从眼睛里流出血来,我吓坏了,连忙跑了出来……”

听完大家的叙述,徐丁柴沉思了片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用救了,人早死了“。

突然,徐丁柴的眉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他似乎有了什么发现,然后他做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举动。

他把鼻子凑近死者的身体,使劲地嗅了嗅。

在场者全都愣住了,一种无名的恐惧从他们心中升起。

空海结结巴巴地:“罗……徐大人,你这是……”

徐丁柴没有答话,他闭上眼睛,以使自己的嗅觉变得更加敏锐。一种淡淡的气味正侵入他的鼻腔,并且如谜团般强烈地冲击着他的思绪。那气味像是某种古怪的药材,又像是低劣的烟草,正与不久前他在空忆尸体上闻到的气味一模一样。

小屋被一种恐怖的气氛冻结着,出现了短暂的寂静。空海惶恐不安地看着徐丁柴,法槐困惑地皱着眉头,两个小和尚则下意识地往门口处瑟缩着,虽然害怕,但目光却如同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无法离开。

终于,徐丁柴离开了死者的身躯,他睁开眼望着空海,然后招了招手:“你也过来闻闻。”

“什么?”空海一脸为难的神色,难以接受这个荒唐的要求。